使人看不出胡惠月已是71岁的老人

2021-05-03 07:53

曾有一名自闭症孩子,直到7岁还没说过一个字。经过特教培训一个月后,孩子的妈妈有一天突然打来电话,哭着对胡惠月说:“阿婆,刚才孩子叫我妈妈了!”

见到胡惠月,是在育才特教学校感觉统和训练室里,她正坐在一个直径约1米的“大陀螺”平衡训练器里,给孩子们示范如何坐在这个陀螺里转圈圈,这种训练器可以刺激孩子左右脑发展。瘦小的个子、敏捷的动作,使人看不出胡惠月已是71岁的老人。

“普通人或许体会不到教育这些孩子的艰辛,不明白一个从不会说话的孩子,有一天喊出‘爸爸妈妈’时,带给父母和老师的感动;不理解一个不能稳坐5分钟的孩子,有一天安安静静听完一节课时,父母和老师所感受到的喜悦。”胡惠月说,看着他们慢慢成长,看到有的孩子在广西残运会、全国残运会拿到金牌,感到自己是在做一件天底下最有意义的事情。

虽然胡惠月曾经做过教师,也接触过智力低下的孩子,但真正办特教学校却大不一样,不仅要教孩子们知识,更重要的是要想方设法提高孩子智力,培养他们的自理能力,这些都得从头学起。

“曾经有一个孩子,每天正常吃饭,却一周才大便一次,肚子总是胀得圆滚滚的,而家长说之前也是这样的。”胡惠月说,听说壮医“点药线”可以医治该病,于是她找到一位壮医讨教,学会了用药线点穴。做了两个月护理之后,孩子才恢复正常。有了这次经验,胡惠月又自学了按摩,通过对一些穴位按摩,帮助孩子们健脑益智。

胡惠月说:“有的孩子到学校前连大小便都不会。不光要训练他们排便,还要帮孩子清洗弄脏的裤子,这是办校之前自己没有想到的。”

了解到这个情况后,曾有多年教育工作经历的胡惠月非常痛心,一个强烈的心愿在心中升腾,要让这些孩子自食其力。

胡惠月联系柳北区残联的工作人员,一同进行入户调查寻访,寻访到了10名智障孩子,其中8名成了育才特教学校的首批学生。

有一个患脑瘫的孩子,到多地治疗后都没有好转,家庭也因此陷入贫困。孩子父亲失去了继续为孩子治疗的信心,离家出走。这个孩子被送到胡惠月这里后,她天天扶着孩子走路锻炼,边走边鼓励孩子,每天一走就是1个多小时,直到胡惠月腰酸背痛扶不动为止。这一走就是一年多,孩子竟奇迹般地学会了走路。孩子父亲得知后,被胡惠月的义举所感动,重新回到了孩子身边。

1998年,退休后的胡惠月发现,一些自闭症及智障的孩子,无法在普通学校接受教育。而这些家庭多数贫困,父母只能将智障孩子独自关在家里,然后出门做工。久而久之,这些孩子的病情变得更加严重,成了不能融入社会的人。

从事特教事业16年,胡惠月获得了许多奖状和荣誉证书。而在她看来,孩子们的成长进步,才是对她最大的褒奖,也是她能够坚持把学校办下去的动力。

广西柳州市柳北区有一所育才特教学校,102名学生全是自闭症或其他智障孩子。年逾古稀的胡惠月是这所学校的校长,也是孩子们最亲的婆婆。胡惠月说:“人们把这些孩子称为‘星星的孩子’,我要做一直守护他们的‘月亮婆婆’。”